中央纪委监察部 | 湖北省纪委 | 今天是: 显示时间
永顺县 | 永新县 | 泰来县 | 石阡县 | 寻乌县 | 长丰县 | 阿拉善右旗 | 浦东新区 | 凤庆县 | 大新县 | 团风县 | 塔城市 | 开平市 | 潞西市 | 和硕县 | 阿合奇县 | 沙河市 | 临夏县 | 盐源县 | 淮安市 | 永寿县 | 枞阳县 | 长沙县 | 昌都县 | 临沧市 | 新竹县 | 蒲城县 | 遂平县 | 丹阳市 | 新乐市 | 普定县 | 如东县 | 彭山县 | 西青区 | 东阳市 | 宜都市 | 新津县 | 昭觉县 | 全州县 | 平邑县 | 濉溪县 | 呼图壁县 | 贵港市 | 叶城县 | 洞头县 | 武陟县 | 布拖县 | 乌什县 | 汉中市 | 阳原县 | 保定市 | 中宁县 | 揭阳市 | 太仆寺旗 | 舟曲县 | 上高县 | 信宜市 | 九龙县 | 广河县 | 汉源县 | 神农架林区 | 正安县 | 长寿区 | 宣城市 | 三河市 | 蓬安县 | 陈巴尔虎旗 | 乐都县 | 鄂尔多斯市 | 边坝县 | 迭部县 | 探索 | 屯留县 | 侯马市 | 静海县 | 亚东县 | 博爱县 | 河北区 | 大田县 | 芦山县 | 娱乐 | 巴彦淖尔市 | 定日县 | 永德县 | 开阳县 | 杂多县 | 沅江市 | 开平市 | 景宁 | 桓台县 | 南投县 | 伊春市 | 宜州市 | 元阳县 | 延长县 | 溆浦县 | 逊克县 | 泽普县 | 寿宁县 |
您现在的位置:黄梅纪检监察网>> 业务工作>> >>正文内容

黄梅:一起“用种粮补贴抵扣承包费”案例引发的思考

    20156月下旬,黄梅县审计局在审计村级种粮补贴执行情况时,发现该县濯港镇胡六桥村“违规抵扣种粮补贴”的问题线索。黄梅县纪委迅速介入,组织专班进行了调查。

      一、案情

      20061210,胡六桥村委会将该村728亩三角湖湖田对村民进行发包,发包期限为七年(2008年至2014年),发包价格为每年每亩160,赵某甲等8人承包(当时濯港镇未设立招投标中心)。2010年该村因新建村委会办公大楼投入资金80余万元。村办公楼建成后需付施工方的工程款,原胡六桥村支部书记赵某乙经村民代表会同意决定将三角湖湖田2015年至2019年经营权再次发包,用承包费支付工程款,赵某甲等共8人再次承包。

    201110月村级两委换届,该村原支部书记赵某乙落选,赵某甲当选为新一届的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。由于村民代表多次反映湖田发包价格过低,要求废止三角湖湖田2015年至2019年承包合同。

    2012年7月13,新一届的村两委按程序召开村民代表大会,经多轮协商,并经原承包人赵某甲等8人同意,终止2008年至2014年的湖田承包合同和废止2015年至2019年的湖田承包合同,决定对728亩湖田进行新一轮发包。2013年元月14日,经镇招投标中心面向社会公开招标,赵某甲中标。随后村委会与赵某甲签订承包合同。合同主要内容如下:承包年为9年,2013年元月1日至20191231;承包款2013年至2014年,每年每亩160元,2015年至2019年按每年每亩400元。

    2013年元月16日,中标人赵某甲与其它原7名种粮户签订转包湖田协议:赵某甲自己经营100亩,其余628亩由其它7名种粮户经营。

    根据国家的有关惠农政策,赵某甲等共8人按照国家有关惠农政策于2013年申报水稻1008亩(其中早稻280亩,中稻428亩,晚稻300亩),小麦400亩,取得种粮补贴资金113528.72元。2014年赵海舟申报水稻728亩(中稻728亩),小麦728亩,取得种粮补贴资金112665.28元,两年合计226194元。按照种粮补贴政策,该笔资金存放在赵某甲名下种粮补贴资金“一折通”中。

    虽然按照政策,这笔资金归赵某甲所有。但赵某甲考虑到自己是新当选的村两委领导,怕村民误认为自己套取国家惠农资金,引起不必要的纷争。同时,考虑到如果自己得到这笔资金,怕村民以承包费用太低为由,又要终止已签订好的合同,对正在履行的合同造成新的困扰。赵某甲与其它7个承包人商定,放弃这笔资金的拥有权,将这笔资金交给村集体,并将存有这笔资金的“一折通”交村出纳保管。

20156月下旬,黄梅县审计局在审计村级种粮补贴执行情况时,追查这笔种粮补贴资金去向,发现存有这笔资金的“一折通”在村出纳手中,认为该村存在“违规抵扣补贴”问题。

    二、定性

     此案比较特殊,赵某甲既是中标人又是村委领导。赵某甲在没有担任村两委领导前,通过与村委会签订合同取得728亩三角湖湖田2008年至2019年的经营权,基本可以排除赵某甲的经营权的非正当性。赵某甲当选村两委领导后,应村民代表的要求,终止村委会与自己等签订的2008年至2014年湖田承包合同和废止2015年至2019年湖田承包合同,通过合法程序,重新与村签订2015年至2019年湖田承包合同,取得经营权,将承包款由160/亩提升400/亩,并主动放弃国家种粮补贴款,将这笔资金交给村集体。作为村两委领导赵某甲,为维护村社会的稳定,主动放弃国家种粮补贴款,其行为应值得肯定。226194元惠农资金已按照有关政策要求放在赵某甲名下种粮补贴资金“一折通”中,如果以这笔资金最终流向村集体为由,而认为村集体“违规抵扣种粮补贴”,并追究赵某甲的责任,那赵某甲就成了“冤大头”了。所以,将此案定为“违规抵扣种粮补贴”,笔者认为有点牵强。

      三、几点思考

    1、种粮补贴惠农政策惠及的是承包人还是种植人?鄂财商[2012]113号文件规定:农户(含农户外的组织和个人)承包耕种村组机动地的,村组必须与农户签订承包协议,由村委会报乡镇财经所备案,“粮食两补”资金由财政部门直接发放给土地承包人。根据政策,本案中226194元惠农资金的受益人应是赵某甲。但是,如果赵某甲如果将728亩湖田承包后,按承包价每亩400元计算,投资291200元,取得经营权后,又以同样的价格转包给其它人,那么,赵某甲两年就可以座得226194元惠农资金。这与种粮补贴惠及农民,激发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的初衷相去甚远。种粮补贴惠农政策惠及的是承包人还是种植人,有关惠农政策应作进一步明细。

    2、惠农资金惠及人放弃领取惠农资金,惠农资金是归村集体所有还是由国家收回呢?本案中赵某甲考虑到村社会稳定,放弃领取这笔226194元惠农资金。对农户因某种原因放弃领取“粮食两补”资金,那么“粮食两补”资金到底是归村集体所有还由国家收回,国家惠农政策也无明确规定,需要进一步明确。

   3、作为村委会法人代表(村委主任)可以与自己签订协议吗?根据《合同法》的相关规定,同一份协议书中,同一个人可以既是甲方又是乙方,一方是可以独立的个人,另一方可以是集体中的一个。本案中,赵某甲作村委会法人代表与自己签订协议,并不违法,也基本可以排除赵某甲搞利益输送。但是,农村情况特殊,作为村委会法人代表(村委主任)对村资源有相当的支配权,如果村委会法人代表(村委主任)与自己签订协议,即使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,也很容易让人怀疑搞利益输送,造成农村社会的不稳定。去年,黄梅县纪委接到此类信访件就有10例。虽然,村委会法人代表(村委主任)与自己签订协符合相关法律规定,但是,村两委主任肩负着农村社会发展和稳定之责任,从维护农村社会稳定出发,应在党内的有关纪律要求上明确,村两委领导不得作为村委会法人代表与自己签订协议。


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  • 中央纪委监察部
  • 湖北省纪委监察厅
  • 人民网
  • 中国纪检监察报
  • 黄冈纪检监察网
永顺县 | 永新县 | 泰来县 | 石阡县 | 寻乌县 | 长丰县 | 阿拉善右旗 | 浦东新区 | 凤庆县 | 大新县 | 团风县 | 塔城市 | 开平市 | 潞西市 | 和硕县 | 阿合奇县 | 沙河市 | 临夏县 | 盐源县 | 淮安市 | 永寿县 | 枞阳县 | 长沙县 | 昌都县 | 临沧市 | 新竹县 | 蒲城县 | 遂平县 | 丹阳市 | 新乐市 | 普定县 | 如东县 | 彭山县 | 西青区 | 东阳市 | 宜都市 | 新津县 | 昭觉县 | 全州县 | 平邑县 | 濉溪县 | 呼图壁县 | 贵港市 | 叶城县 | 洞头县 | 武陟县 | 布拖县 | 乌什县 | 汉中市 | 阳原县 | 保定市 | 中宁县 | 揭阳市 | 太仆寺旗 | 舟曲县 | 上高县 | 信宜市 | 九龙县 | 广河县 | 汉源县 | 神农架林区 | 正安县 | 长寿区 | 宣城市 | 三河市 | 蓬安县 | 陈巴尔虎旗 | 乐都县 | 鄂尔多斯市 | 边坝县 | 迭部县 | 探索 | 屯留县 | 侯马市 | 静海县 | 亚东县 | 博爱县 | 河北区 | 大田县 | 芦山县 | 娱乐 | 巴彦淖尔市 | 定日县 | 永德县 | 开阳县 | 杂多县 | 沅江市 | 开平市 | 景宁 | 桓台县 | 南投县 | 伊春市 | 宜州市 | 元阳县 | 延长县 | 溆浦县 | 逊克县 | 泽普县 | 寿宁县 |